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微信關注
        官方微信號:南方財富網
        加關注獲取每日精選資訊
        搜公眾號“南方財富網”即可,歡迎加入!
        廣告服務聯系我們網站地圖

        投身“新基建”前,這些院士的建議你不得不聽

        2020-04-18 21:11 互聯網

        開年以來,隨著中央密集部署“新基建”,其概念下的5G、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等領域被空前聚焦。“新基建”之底層技術邏輯是什么?其能否達到市場期待成為下一個風口?它將釋放出哪些市場紅利以對沖疫情帶來的社會損失?

        圍繞“新基建”的諸多核心問題,近日騰訊院士專家工作站特邀倪光南、鄔賀銓、余少華、劉韻潔四位院士進行全面解碼。院士們普遍認為,從技術發展角度來看,部署“新基建”系符合市場發展規律的必然舉措。與此同時,無論在技術準備還是人才儲備等方面來看,我國全面部署“新基建”已具備條件。但不可否認的是,機遇也伴隨挑戰。

        余少華:垂直行業融合應用是5G時代的新命題

        要點:

        1.5G 成為新型的地緣政治技術競爭的第一個戰場,5G標準目前三分天下,中國已成為5G標準組織中的重要參與者。

        2.5G網絡安全的6個方面及網絡安全態勢感知系統。

        3.垂直行業融合應用是5G時代的新命題,工業和信息化部下發文件,正式成立6G研究組。

         

         

        當今世界的網絡信息與自然世界、人類社會深度融合。未來寬帶廣覆蓋、高通量、綠色節能將成為連接的基本特征。同時,無線移動通信向5G方向發展,采用開放的5G系統架構,以用戶為中心的3Xs-abc是其主要發展趨勢。

        值得關注的是,5G會成為新型地緣政治技術競爭的第一個戰場。目前來看,5G標準三分天下,中國已成為5G標準組織中的重要參與者。例如,在5G的專利方面,國內的華為、中興、大唐電信、OPPO等企業約占整個全球5G標準專利的33%左右;韓國的三星、電信等企業約占21%;美國的高通、英特爾、蘋果等企業約占14%;日本的富士通、索尼等企業約占5.3%。從這組數據來看,中國在5G布局方面略強。但中國在5G的核心技術方面,還是有點偏弱。

         

         

        當然,談到5G,其帶來的網絡安全問題也不容忽視。5G的網絡安全挑戰主要來自這幾方面:來自核心網絡威脅;來自接入網絡威脅;來自邊緣計算的威脅;來自虛擬化的威脅;來自物理基礎設施的威脅;另外還有一些通用技術方面的挑戰。

        中國在部署5G方面處全球領先位置。同時,垂直行業融合應用是5G時代的新命題。例如,中國移動先后在12個城市開展5G的試商用;中國電信在17個城市開展了試點;中國聯通在40個城市開展了無線網絡。與垂直行業的融合應用,是5G一個重中之重。在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機器人聯動的大環境下,我國需要積極推動5G與云計算等結合,加快工業互聯網、車聯網等應用場景、業務需求和解決方案研究。

        對于市場而言,建議基于5G的新媒體、車聯網、工業互聯網等融合應用的產品研發,積極推進重點行業的應用示范,以試帶用,形成技術、標準、產業、應用的良性循環。

        此外,目前我國已組織成立6G研究組,下設需求、無線技術、網絡技術、頻譜、標準與國際合作共5個工作組,全方位推進我國6G研究工作。

        倪光南:中國具有巨大的數字經濟人才紅利

        要點;

        1. 數字經濟的發展包括數字產業化與產業數字化兩個方面。“數字經濟與企業轉型”主要是指“產業數字化”,“新基建”則包含上述兩個方面的融合。

        2. 近年來,中國數字經濟發展迅猛,數字經濟占GDP的比重約為35%,總量超過30萬億元。

        3. 對于數字經濟而已,第一資源其實是人才,中國具有巨大的數字經濟人才紅利。

         

         

        一般來說,數字經濟的發展包括數字產業化與產業數字化兩個方面。“數字經濟與企業轉型”主要是指“產業數字化”這一方面。不過在實際情況下,這兩方面往往會融合。例如,將在今后對數字經濟發展將有重大貢獻的、規模有幾十萬億元的“新基建”,實際上往往包含上述兩個方面的融合。

        近年來,中國數字經濟發展迅猛,數字經濟占GDP的比重約為35%,總量超過30萬億元。當前我國的形勢是:新冠疫情基本控制,復工復產基本完成,產業環境基本正常。國家將啟動對數字經濟發展有重大貢獻的“新基建”,其規?蛇_數十萬億元。

        可以看到,疫情促進了公共衛生的基礎設施建設,包括公共衛生制度改革,公共衛生物資儲備,生物醫藥的基礎研究,如疫苗技術、病原檢測技術、醫療物資供應鏈、醫療智能化設備、隔離病房服務機器人等方面。

        按照工業和信息化部新聞發言人的介紹,數字基礎設施建設是支撐未來經濟社會發展的新型基礎設施的重心和基礎。從近期看來,加快數字基礎設施建設可以發揮投資對經濟拉動作用,緩解經濟下行的壓力。長期來看,則能夠培育壯大數字經濟的新動能,提高政府治理現代化的水平,實現經濟社會的高質量發展。

        值得一提的是,軟件是數字經濟的重要驅動力。軟件產業有基礎性、戰略性,軟件技術和軟件人才有通用性、帶動性。中國發展軟件業具備不少有利條件,例如,豐富的人才資源、很大的軟件產業、巨大的內需市場和國家產業政策的支持。軟件技術實際上幾乎已滲透到所有信息技術之中。此外軟件人才在網信領域的高技術企業中,比重可達八成左右。

        對于數字經濟而言,第一資源其實是人才。“人才是第一資源,創新是第一動力”,這個規律對數字經濟更為重要。中國擁有世界上最大的人才資源。根據公開數據,2019年,全國普通高校2688所;在校大學生的數量在2500萬以上,2018年大學生畢業人數834萬;具有大專以上文化程度的人口為1.19億人。值得關注的是,在整個人才資源中,軟件人才的比重越來越大,比如,2019年軟件從業人員就達673萬人。

        為什么我國具備工程師人才紅利呢?通過數據來看,2015年我國科學家工程師數量3421萬人,而美國只有2320萬人,占比不到我國的70%。在研發人力投入規模上,2015年我國R&D研究人員全時當量161.9萬人年,居于全球首位,美國以138萬人年位居第二,約為中國的85%。

        此外,近年來在世界各國專利數量排名榜中,美國第一,中國第二,日本第三。中國工程師(軟件工程師占比較大)數量可能會走在世界前列,這是今后中國發展的巨大動力。

        鄔賀銓:5G“生逢其時”商用正逢互聯網進入下半場

        要點:

        1. 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是對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既表現出我國社會動員機制、織密的社會治理網格與現代化的網絡設施的積極作用,也暴露了風險防控、應急管理體系和信息技術應用上的差距。

        2. 不僅在醫療與公共衛生領域,在智能交通、智慧環保、治安管理、義務教育、城市服務、文化旅游、輿情分析、養老救治等社會治理領域的大數據應用還表現出碎片化和表層化。大數據在產業領域有更廣闊應用空間,但大數據挖掘與輔助決策的潛力未能發揮。

        3. 一方面是大數據管理沒有成為制度,數據管理沒有成為制度,數據的真實性全面性沒得到重視,缺乏法律和政策保障,另一方面是大數據系統建設包括數據安全防護滯后。

         

         

        “新基建”是對沖疫情的首選

        國家需要加大基礎設施投資力度來對沖疫情對宏觀經濟的影響,以5G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基礎設施將會是首選。我國的新一代信息基礎設施有了較好的基礎,但與社會經濟的發展要求來看,仍然有不少差距,尤其是核心技術和產品仍需要進一步提升自主可控的水平。

        當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加速演進,人工智能、大數據、物聯網等新技術新應用新業態方興未艾。5G在此次疫情中的逆勢開局,帶熱了云經濟,疫情期間的云辦公、云課堂、云視頻、云商貿、云招聘、云簽約應運而生,展現出了今后更為廣闊的順勢而為之路。

        同時,我國也正積極推進數字產業化、產業數字化,引導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梢哉f,5G“生逢其時”,5G的商用正逢互聯網進入下半場,消費互聯網深化和工業互聯網起步的時期,同時也是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發展勢頭正旺的時期。

        可以說,5G網絡技術使得新一代信息技術以及產業技術更好的結合起來,成功地將人工智能、大數據、物聯網和云計算等連接在一起,并發生融合效應,將開拓在消費領域、產業領域的新應用。

        “新基建”將成為經濟增長新引擎,5G、人工智能和工業互聯網三足鼎立支撐數字經濟蓬勃發展,將為全球經濟增長作出突出貢獻。

        2023年中國云游戲市場規模將達3億

        與此同時,“新基建”為民生和政務服務提供便利。比如,健康大數據將在養老保健方面大顯身手;智能傳感器節點可以對環境進行實時有效的監測,通過交通攝像頭感知與手機定位數據可以精確獲得城市交通實時狀況并展開可視化全局視圖;車聯網可使數據快速共享并實現自動駕駛;高清視頻監控可開展智能安防。

        在醫療領域,基于5G和人工智能進行醫學影像傳送的遠程會診將從試驗階段走向臨床階段。在這次疫情中,火神山醫院的遠程會診平臺,通過輔助碼流及時分享患者CT、心電圖、超聲影像等資料,降低了現場會診的交叉感染風險;醫學影像資料還可以通過5G智能手機傳遞到醫療云平臺,平臺內嵌的AI引擎可進行影像識別,供醫務人員分析和診斷病情,在幾分鐘內就可以判斷危重病人、重癥病人和輕癥病人;智能機器人在疫情防控中初試牛刀,避免了醫務人員和病患直接接觸的風險,提升病區隔離管控水平。

        騰訊智慧醫療CT專利

        此外,語音識別技術和人臉識別技術得到大規模應用。例如,疫情期間一些公司開發了戴口罩情況下的人臉識別技術,使用的是眼部識別模型提取未被口罩遮擋的人臉部位特征,這一點上中國還是領先于全球。

        另外,目前5G已經實現物聯網與人工智能的無縫融合,成為工業互聯網的重要支撐。商飛建成全球首個5G+工業互聯網園區,基于人工智能的機器視覺已經超過了人類,大大提升了檢測等準確度和節省了人力;騰訊和華星光電合作檢查液晶面板的質量,機器自主質檢的分類識別準確率88.9%,節省人力60%。

        5G的大連接特性也將在農業和救災中發揮很大價值。在新一代信息技術應用到信貸管理上,5G還可以在疫情之后的復工復產階段可發揮重要作用。例如,利用加裝攝像頭對入庫動產監管,把短期在倉庫里入庫的貨物變成了短期的不動產來擔保貸款,通過5G的視頻把攝像頭的圖像送給銀行,配以區塊鏈管理,適應企業短小頻急的用款需求。

        同時,云游戲會迎來大發展,預計2023年中國云游戲用戶將占到人口的一半左右,市場規模會達到1千億。

        劉韻潔:發展工業互聯網需要網絡“高速公路”

        要點:

        1. 隨著互聯網業務形態和業務需求發生巨大變,互聯網將出現下一個顛覆機會。

        2. 發展工業互聯網需要網絡“高速公路”, 需要大力部署太赫茲高頻通信技術、面向各場景的網絡切片技術、確定性網絡等技術。

        3. 要改變“上云率”低,必須打破“孤島云”狀態,打造多云互聯、云網一體的平臺。

         

         

        互聯網將出現下一個顛覆機會

        網絡的發展是有規律的。一般而言,頻譜資源發展到一定程度,承載不了社會新需求,就需要開辟新的頻譜資源。一代至五代網絡技術因此發展起來。

        以應用特點來劃分,自1969年開始,以20年為一個周期,網絡發展歷經科研型、消費型、生產型三個階段。

        1969年至1989年是網絡發展的第一個20年,這一時期網絡主要用于科研與軍事方面,以阿帕網的開發與使用為標志,屬于探索階段;1990年至2009年是網絡發展的第二個20年,網絡主要用于消費互聯網領域領域,這也是互聯網史上的“高光”時刻;2010年至2030年,網絡進入了一個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的時期,網絡運用在沉浸式交互、工業互聯網、遠程工控車聯網等全新領域。

        回看40年前,雖然當時互聯網已出現,但是卻是一種“盡力而為”的狀態,僅滿足“連接”的基本需求。原因在于這時期的網絡基于電路交換,當時專家也都不認為互聯網會顛覆電路交換網絡。經過三、四十年的演變,目前我們已經完全顛覆了原來的電路交換技術。

        從目前來看,互聯網將出現下一個顛覆機會。原因在于隨著互聯網業務形態和業務需求發生巨大變化,“盡力而為”的傳統網絡架構難以支撐工業互聯網等對差異性服務保障、確定性帶寬/時延的需求。

        從另一個維度來看,未來網絡將成為未來智慧社會的核心基礎,將像水、電、空氣一樣,成為社會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發展工業互聯網需要網絡“高速公路”

        若以交通系統來對網絡作比喻,我們現在的互聯網好比是“普通馬路”;ヂ摼W領域還沒有“高速公路”。那么,我們是否需要互聯網“高速公路”?答案是肯定的,不同的場景需要不同的網絡指標。

        從互聯網的技術準備來看,按照 10年一個周期的準備期,我們現在“未雨綢繆”的是2030年的網絡架構,即建設一個萬億級、人機物、全時空的網絡架構,同時還要實現安全、智能的連接與服務。

         

         

        2030年的網絡業務對應的是工業互聯、多感全息、遠程醫療、空間通信等全新業務,其需求與技術指標都是全新的。要實現超低時延、超高通量帶寬、超大規模連接,其中要部署的技術就包括太赫茲高頻通信技術、面向各場景的網絡切片技術、確定性網絡、企業大規模上云、云網一體、網絡人工智能等。

        在建立確定性網絡方面,帶寬、時延、抖動如何跟得上需求,仍是重要挑戰。對于確定性網絡,每一層都要進行變革,才能保證確定性網絡的實現。但在我看來,也不一定是要對所有的互聯網推倒重來,變成確定性網絡,而是進行差異化發展。也就是說,既要有互聯網“高速公路”,也保留互聯網“普通馬路”;ヂ摼W“普通馬路”應該在消費領域繼續發揮作用,互聯網“高速公路”則在工業互聯網、車聯網等方面發揮作用。

        要改變“上云率”低,須打破“孤島云”狀態

        企業上云是不可逆轉的趨勢。

        盡管我國云計算產業勢頭喜人,但2018年其規模僅相當于美國云計算產業的8%左右,這與同期中國GDP相當于美國GDP約66%的現狀差別顯著。根據麥肯錫等研究機構的數據顯示,2018年美國企業上云率已達到85%以上,歐盟企業上云率也在70%左右,中國的企業上云率只有40%左右。

        國內企業上云率低,一個重要原因是“孤島云”現象。所謂“孤島云”,是指云服務提供商之間互相隔絕,相互之間的生態無法連接。

        在此背景下,需要打造多云互聯、云網一體的平臺。通過云網一體建設,使得網絡資源和云資源能夠統一編排與調動。用戶能夠一旦接入云平臺,整個云生態的資源都能接入。

        如果能做到這點,對于云計算的發展是一個大進步。

        (以上文字整理來自騰訊院士專家工作站 騰訊院士大講堂“新基建”系列講座)

           廣告

        亚洲欧美在线2018无码